重要会议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信息 >> 国际基础教育信息
美国公民教育中心简介
作者:佚名   来源:编者原创    时间:2006-10-20   浏览()

 

 

美国公民教育中心(Center For Civic Education)简称CCE,成立于1965年,是一个独立的非营利性的教育组织,总部在美国洛杉矶。主要工作是从事编制中小学公民教育的课程教材,组织相应的师资培训;对公民教育进行研究和评价等。

美国公民教育中心曾先后制订过《公民教育纲要》(供幼儿园至高中对学生进行公民教育使用)、《公民与政府》(幼儿园至高中的课程标准)、《我们全体人民——公民养成方案》(是一种类似于我们社会实践活动的方案,主要培养中学生对社区公共问题进行参与、研究的兴趣及能力)、《我们全体人民——公民与宪法》(关于美国宪法知识及历史的教学方案)、法律系列课程(现称《民主基础》,供幼儿园至高中学生使用的跨学科的教学方案,主要涉及政治、哲学、法律、历史、环境、文学等,包括责任、权威、隐私、公正四大类内容),近年又承担了美国国会“预防学校暴力”的项目研究,并编制了禁毒与防止学校暴力的系列教材:《学校中的毒品——防止滥用》,《学校中的暴力——发展预防计划》等。

美国公民教育中心的公民教育教材在全美43个州、全世界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二万四千所中小学使用,使用学生数近二千七百万。

美国公民教育中心在美国是一个具有代表性、影响较大的“民间”中小学公民教育组织。

美国公民教育中心共有员工近80人,总部设在洛杉矶,在华盛顿设有办事处。

美国公民教育中心以公司制形式运作,最高决策机构是董事会(有董事会成员28人)。其经费主要来源于教育部、国会的项目拨款(在美国争取经费的方式是提出项目申请,如果项目得到有关部门的认可,就会获得相应的拨款),并有部分机构、个人对其捐款(2005年中心获得的经费总额达到3000万美元)。其经费总额的90%来自拨款,10%来自捐款;其经费支出国内项目占65%,国际项目占35%。

2002年5月,美国公民教育中心与中国教育部课程教材发展中心在北京签署了在公民社会实践活动方面开展交流的合作协议。此后每年都进行相关访问交流活动。

 

 

 

 

 

美国公民教育活动——公民养成方案及相关活动的组织实施情况

 

美国的公民教育活动实际上包括了《公民养成方案》、《公民与宪法》、《民主基础》(含权威、责任、公正、隐私四个方面)、“预防学校暴力”和“预防学校毒品”等一系列内容。

在美国公民教育中心,每项内容都有一个专门的部门负责研究、指导、组织、培训。这些部门负责人通过在各州聘请项目协调员并与各州的项目协调员发生直接关系。

在各州,每项内容都有一个专门的协调员(相当于我们的教研员)具体负责该项目在本州的推广、实施。州协调员除自己组织宣传、推广、实施外,通常都在本州各学区聘请学区协调员帮助负责项目的宣传、推广、实施。州和学区的项目协调员通常都是有水平、有声望的相关学科的退休教师和退休的学校管理人员(在美国,开展有关活动通常以学区为单位,一个县会分成若干个学区)。州项目协调员通常可以从美国公民教育中心领取每月500至1000美元的津贴,并负责本州的项目经费的管理和使用。

州、学区协调员所进行的相关公民教育活动原则上是公益、“义工”性质的。

州、学区的协调员有时候会兼任几个项目(如同一个人即可以是公民养成方案的协调员,也可以同时是“预防学校暴力”项目的协调员)。

这样就构成了一个项目的网络:

美国公民教育中心——州项目协调员——区项目协调员——学校(实施该项目的教师)

 

美国公民教育中心与全美律师协会(又称全美立法议员协会)有很好的合作关系,在每年全美律师协会年会召开的同时,美国公民教育中心都要在全美律师协会年会召开的同地举行全美中学生公民养成方案的演示活动。(2005年8月在美国西亚图召开全美律师协会年会,同期举行了全美中学生公民养成方案的演示活动)

以我们考察的威斯康星州为例:

该州每年举行一次中学生公民养成方案的演示活动(2005年的时间是5月13日至5月14日,该活动每年举行一次,都在5月份的第二个周末)。

参加威斯康星州全州中学生公民养成方案演示活动的是从全州开展活动的学校中选出的12个代表队,每个代表队的人数从7至25人不等(原则上要求以一个班为单位并要求全班同学都参加,由于是自愿的,所以有的代表队人数不多甚至可以不是一个班的学生)。

这种演示活动分两天进行:(我们观摩了这次活动的全过程)

第一天,在威斯康星州律师协会大厦的大厅里陈列了12个“公民教育活动方案”代表队的展示板(每个展板有我们一扇门那么大,被折成四个部分摆放在两张课桌上)和文件夹(文件夹就放在展示板前面,文件夹里是学生对该活动方案的详细说明和该活动方案的相关资料——有照片可参考);

当天下午十二点半,在威斯康星州律师协会大厦的一楼会议室,有22名“评审员”参加了对上述12个公民培养方案的评审。这些评审员包括了威斯康星州的议员、州立法局主席、州参照局信息员(参照局是当时翻译给定的称呼)、州律师协会公共关系协调人、州律师协会广告宣传部负责人、州公共教育电教工作人员、第2选区协调人、第9选区协调人、第94选区协调人以及部分作为项目协调人身份的退休教师。当天,匈牙利律师协会也有两人参加观摩。

当天的会议议程是:威斯康星州的公民养成方案协调员杰克•杰姆斯(Jack James)主持会议,对中国考察团的到访表示欢迎;州议员讲话、对中国考察团的到访表示欢迎;对双方在场的所有人员一一作了介绍,之后进入正式评审过程——

州协调员杰克•杰姆斯(Jack James)介绍了评审要求,然后分成三个人一组,对报送的12个方案一一进行细致评审(评审具体有五个步骤,每个步骤都有六个具体打分标准)。

在评审小组对每个方案打出具体分数的基础上,再有三个人对12个方案的分数进行统计登计。(具体评审要求另有详细说明)

12个方案分别是“在校学生的吸烟问题”、“食品与学生的肥胖问题”、“林地的垃圾问题”、“历史文物的年久失修问题”、“在公共场所乱涂乱画问题”、“学校内对待差生不公平的问题”、“学生的相互欺负及学生关系恶化问题”、“马戏团内的动物虐待问题”、“减少对青少年有害的娱乐场所问题”等。

第二天,上午九点开始,在威斯康星州议会大厦(相当于我们的省委、省政府礼堂),举行了对12个方案的“听证活动”(分两批进行,一批六个。在六个会议室同时进行听证。)听证活动是指参与每个“公民养成方案”的学生(人数不等,有多少学生参与活动就有多少学生参加听证),面对听证人员(听证人员就是前一天对方案进行具体评审的人员,通常是三个听证人加一个计时员共四人组成),在自己的展示板前首先进行四分钟的陈述(报告自己的研究情况),然后就听证人员提出的问题进行答辩(答辩时间为六分钟);接着再报告自己的行动方案,然后同样有六分钟的答辩时间;再次,陈述自己对本次活动的总结反思,仍然有六分钟的答辩时间。最后,由三位听证人员分别对学生的“活动方案”作出鼓励性评价(这种评价是结合第一天的评审进行的)。一次听证活动大约四十分钟左右。

这些展示板是第一天在州律师协会评审时展示过的,在听证活动举行前,又被事先放在议会大厦的大厅展示过。参加这种听证活动的有学校的很多教师和很多学生、有参加这些活动的学生的家长。声势很大,影响很大。

威斯康星州的州议员、州教育总监也参加了整个活动。

在当天下午的十二点半,对这次活动的评审结果进行公布并同时举行颁奖仪式。(我们没有参加观摩)

 

这次观摩活动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1. 学生的研究、合作、交往能力在参与过程中得到了非常好的锻炼。

在整个活动中,从问题选择、收集资料、调查研究、制订方案到举行听证演示,所有过程都是学生自主进行的(老师也参与指导)。

经过“层层”选拔出来的12个代表队,他们最后在州议会大厦举行的听证活动上报告自己的研究成果,并接受了听证演示。

他们自己精心制作的“展示板”和“文件夹”,各具特色,这些“展示板”和“文件夹”在学区进行过评选,在州律师协会大厦陈列展示、接受评审,在州议会大厦(相当于我们的省委、省政府的礼堂)陈列展示和接受听证。这样一个过程使学生在很多方面都得到了很好的锻炼。

2. 动员了相当的社会力量关注学生能力的培养。

在美国,很多州的律师协会都像威斯康星州这样直接参与了学生“公民培养方案”的评审活动。43个州每年的中学生“公民培养方案”听证演示活动都是在州议会大厦举行的(利用周六和周日进行)。州议员(相当于我们的省委常委)、州教育总监(相当于我们的省教育厅长)都直接参与、很多部门的人(如前所列的州立法局主席、州参照局信息员、州律师协会公共关系协调人、州律师协会广告宣传部负责人、州公共教育电教工作人员等)都被吸引到这项对学生进行公民教育的活动之中。这不仅使教育部门和学校的正面形象得到了大大提升,而且使学校、教育部门和当地政府及相关部门和人员的关系得到了友好沟通。

3. 学生有机会直接参与到社区公共问题的决策,对公民素质的养成有极大效用。

由于“公民培养方案”要求学生提出和研究的问题都是社区生活中的现实问题(如前所述),并且这些问题有的会进一步提交给议会或相关部门要求处理或解决,因此会成为当地政府的决策参考。(当然,这一活动更重视的是过程本身对学生的锻炼,学生提出和研究的问题绝大部分并不能得到及时处理和解决)

如,在佛罗里达州的迈阿密,有一所学校七年级(相当于我们的初中一年级)一个班的学生提出和研究的是在公共场所增设“禁毒区”的问题(整个研究过程如前所述)。

(在佛罗里达州和美国很多州,都有一个关于“禁毒区”的法案,这一法案规定在学校周边地区一定范围,如有贩毒行为就会受到加倍惩罚)

这些学生在经过研究后,认为可以而且应该在学生经常涉及的如电影院、公园、游乐场等都设定为“禁毒区”。他们把自己的研究成果送给他们迈阿密市的市长,市长认为这个提议很好,但他自己没有权力决定,这样的法律要佛罗里达州议会才能制定。

学生们就去找当地的立法议员,这个议员也认为这个提议很好,就主动帮忙写了一个关于增设禁毒区的法律议案,并提交给州议会。但在州议会上这一法律方案没有被通过。

这项活动学生们整整用了一个学年的时间(课余时间)。

新的学年开始了,学校还要进行“公民养成方案”活动,老师希望学生们重新选一个问题进行研究,但这个班的学生(已经升为八年级,相当于我们的初中二年级)都不同意,学生认为已经有“课题”了,他们要继续把关于增设“禁毒区”的问题进行到底。他们分别去找能找的州议员询问为什么没有通过这一法律议案,他们向全体州议员写信,并发动他们的父母向全体州议员写信说明情况和理由,这样又进行了差不多一年。

在一次州议会上,这一法律方案再次被提交出来,绝大多数州议员对此都投了赞成票。因此这就成了佛罗里达州的一个新的法律。20034月份,时任佛罗里达州的州长杰布•布什(乔治•布什总统的弟弟)到这个学校的这个班级的教室签署了这一法律。

 

返回顶部】 【关闭】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