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会议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信息 >> 国际基础教育信息
韩国高考日:政府推迟上班时间 家长寺庙祈福
作者:凌寒之 詹德斌 张德强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    时间:2006-12-14   浏览()

  11月16日,韩国迎来了一年一度的高考,588899名高三学生在全国76个考区的971个考场同时展开升大学竞争。几天来,数十万韩国家长拥到寺庙里为参加高考的孩子祈福,媒体和政府也在紧锣密鼓地为高考忙活着。一时间,高考再次成了韩国社会最关注的焦点。

  16日,全韩国围着高考转

  “为了能让孩子考上好大学,做妈妈的再辛苦也要来拜一拜”。14日,在韩国首都首尔的一座寺庙里,《环球时报》记者遇到了46岁的金惠洙,她非常希望她的儿子今年能如愿考上首尔大学。让记者惊讶的是,整座寺庙里几乎挤满了像她一样来为孩子祈祷的母亲。庙里的一位居士告诉记者,从8月9日开始,韩国的大小寺庙就推出了“高考百日许愿”活动,很多虔诚的学生家长每天清晨坚持到寺庙烧香拜佛4个小时。他们将儿女们的照片放在前边,一遍一遍地触地叩头,有些人甚至要叩满108下。记者问这位居士这样的祈祷会不会灵验,他笑着说:“心诚则灵”。

  这几天,不光寺庙里香火旺,整个韩国社会都在围着高考转。由于去年高考时,韩国发生了农民反对国会批准大米谈判的抗议活动,使“孩子们很难集中精力考试”。从今年11月10日开始,“热爱学校的家长会”等韩国35个市民团体在首尔钟路区社稷公园集会,呼吁“社会各界高考期间停止所有纷争,为考生营造安心考试的环境。”

  为缓解高考当天的交通压力,除济州岛外各地的韩国政府机关、公司,甚至连证券交易所的上班时间都由上午9时推迟到10时。各城市交通部门所有警员上街疏导交通,为考生服务。韩国民主劳动总联合会还宣布,其所属出租车将在考试当天上午7时到8时30分免费运送考生。为最大限度减小噪音对考试,特别是对国语(韩国语)和外语听力测试的干扰,巴士、火车、出租车等所有运输工具行驶到考场周边时都必须减速,并禁止鸣笛。不仅如此,在考听力时,考场上空禁止飞机飞行,就连驻韩美军都要减少训练和飞行活动。

  韩国一些演艺明星也出面举办各种活动,帮考生释放压力。气象部门则早早提示考生“今年高考将遭遇寒流”,要注意天气变化。媒体几天来不厌其烦地为考生刊登各种考试注意事项和考前维持良好状态的“秘诀”。

  高考能影响婚姻

  韩国高考又称“大学修业能力考试”(简称“修能”考试),考生要在一天内考完4门科目(上午8时40分开始考国语,休息20分钟后开始考数学。下午考英语,最后是分文理科的选择科目考试)。之后还要经过大学的层层面试才能被录取。据韩国高等院校教育协会统计,今年韩国各大学计划总招生67万人,远高于考生人数,但其中4年制大学只计划招生377463人,比去年减少了约1.2万人。

  在韩国,首尔大学、高丽大学、延世大学等名校毕业生在社会各个部门占据要职,因此进了名校就意味着拥有了良好的人脉关系,“已成功了一半”。在很多韩国家长心中,能否考上名校不但关乎孩子的前途,甚至还影响婚姻,“从名牌大学毕业,在相亲时才能找到合适的对象”。这无形中带给考生巨大压力。每年考试时,高一高二的学生们还要举标语,喊口号为考生加油打气。这种助考形式也给考生们增加了心理压力。

  如果高考落榜,依然抱着上名校希望的学生只能复读再考,还有些人不得不直接就业。在重压之下,有些人想到靠作弊骗取好成绩。2004年,韩国发生学生利用手机集体作弊事件,7所高中的240名学生涉案,社会舆论一片哗然。媒体在抨击这种不光彩行为的同时,也在反思高考这种凭成绩给学生打上等级烙印的制度存在的弊端。不光是作弊,一些承受能力差的学生甚至因高考自杀。近几年常有考生因成绩不好而自杀的事情发生。

  残酷的高考也给韩国家庭增加了负担。高考如今在韩国已形成一个产业,各私立补习学校纷纷利用学生和家长的心理开办各种辅导班。学生们从学校下课后,不是回家,而是直奔补习班学习到深夜,有些学生甚至白天上课睡觉,晚上到补习班学习。据韩国媒体报道,去年,除在公立教育的投入外,韩国家庭在子女私教上的花费已居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国家之首。

  “四进五出”彰显竞争压力

  有韩国媒体这样形容高考:“这是一年一度决定人命运的大型活动,比死刑更残酷,只有少数人能在高考后成为贵族,大多数人都将沦为被害者。”然而高考只是彰显韩国社会竞争压力的一个侧面。韩国人从小就被家长塞进各种辅导班里接受锤炼,竞争意识自此就已深深被植入韩国人心中。成年后,韩国男子还必须忍受近两年的强制兵役,承受身体和精神上的煎熬。进入社会则意味着一种新的竞争压力。金融危机后,韩国经济形势不算太好,青年失业率已接近8%。如果不努力保持知识的更新,很快就会在无情的考核评价中遭人抛弃,整天为失业忧心忡忡。因此,“四进五出”(一天睡4个小时,就会金榜题名;一天睡5个小时,就要名落孙山)不只是用来形容高三学生生活的苦痛,而已成为韩国社会的流行观念。(本驻韩国特约记者 凌寒之 詹德斌 张德强)

返回顶部】 【关闭】 【打印